圣女破身   人妻小说 

圣女破身

朱娜拼命的摇头,呜呜的声音更是强烈,似乎想要说什么,陈楚想了想,还是抽下她嘴里的ru罩。

  朱娜呼哧呼哧深喘了几口气,感觉自己下面的洞洞已经被堵住,陈楚的那根恶心的长棍子就在她的洞口边,而且似乎已经往里面挺进了一点。

  “陈楚,你这样不会让我喜欢你的,你得到我又能咋的呢?陈楚,你要让我喜欢你,你就……你就考上大学让我看看,或许你还有机会。”

  朱娜又停了一会儿说:“你就算干我一次能咋的?你能得到啥啊?我就让你干了今天,我不反抗了,我让你干,你干,但我还不会喜欢你,就当报答你救我的恩了,你松开我胳膊。”

  陈楚愣了愣,还是解开了她的手,朱娜两手揉着手腕,又抽泣了两声说:“我妈说的对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陈楚,你就是个禽兽,你干我,干啊!但我不会喜欢你的,你就能得到我的**,不会得到我的心,不会得到我的灵魂,你要是不干我,你以后考上大学,也许……也许我还会喜欢你的……”

  陈楚愣了愣,考上大学?猴年马月了,即使以后我真考上了,你真喜欢我了,说不一定你的第一次不一定被谁给糙了呢,老子到手里的还是一个二手货,可能连第一胎都得不到,更不用说什么第一次了。

  “朱娜,对不起,你恨我……”陈楚说完下面用力往前一顶,朱娜叫了一声,眉头蹙起,忽然说:“陈楚,等等……你,你别破我的处了,我,我可以用手给你撸出来,好不好……”

  “不行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那我用嘴……”朱娜眼睛中透出一股狡黠之色:“我,我看过黄片的,女人可以用嘴把男人那东西整出来的,陈楚,你看这地上多凉啊,你在这把我干了,我破身了,以后会做病的,你忍心吗?陈楚我用嘴,你……你不是有手机么,你,你给我拍照呗,我要是以后不让你干,你不由照片么……”

  嗯?陈楚愣了愣,朱娜的手忙抓住陈楚下面的棍子,开始摸了起来。

  “朱娜,没用的,你骗我,怕我破你的身对。”陈楚说完下面又是用力一顶,朱娜的身子像是被撕裂开了一样,疼的她双目紧闭,啊!的叫了一声,浑身冷汗涔涔。

  “王八蛋!陈楚,你不要脸!你是王八蛋!”朱娜痛的抓住他的两只胳膊,大声的骂着。

  陈楚激动了,感觉自己下面嵌进了鱼肠道一般,紧紧的箍住他下面的家伙,疼的厉害,如果是第一次或者是第二次,他肯定进不去朱娜的身子的。

  但他已经是有经验的男人了,感觉下面插不进去,两手托起朱娜的屁股,这样进入就容易一些,而且身体用力前倾,顺着这股劲下面的漆黑的大棍子便进入朱娜下面一个头了,已经死死的把朱娜的洞口封堵住,并且两手捏住朱娜两条大腿间的皮肤,往外扒开着,这样进去又容易一点。

  “啊……陈楚!我糙你妈啊!”朱娜痛的大骂道:“你***不是人啊!我都说了用嘴了还不行吗?陈楚,我糙你全家……”

  “朱娜,你糙,我只糙你,我也糙你全家……”

  “滚……”朱娜疼的冷汗直流,两手的指甲几乎都嵌入陈楚的胳膊里,下面像是真的被撕开了一样,浑身洗白的皮肉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整个人都像是被一分两半,朱娜疼的几乎想马上死去。

  “啊……陈楚,糙尼玛的……”朱娜无力的仰着头,感觉下体被一点点的侵入,她无力的闭上双眼,感觉一切都要结束了,忽然,又是一阵的阵痛。

  陈楚的那大家伙已经全部进入了她的身体里,朱娜两眼无光,感受甚至被上下起伏的运动起来,她正在被糙?朱娜双眼无神而空洞。

  此时陈楚趴伏在朱娜身上,起伏着屁股在坐着活塞运动,他也不相信自己真的有一天能糙上朱娜,而当他真的进入了朱娜的身体,看着她那晚风里飞扬的秀发,还有紧闭的双眼,闭合的双唇。

  感觉这一切像是在做梦,或者说幸福来的真是太突然,陈楚有些激动,进去了刚刚运动了十几下也是朱娜下面的洞洞太紧了,陈楚就感觉下面受不了了。

  他刚才抽出了,不过像是来不及似的,呲呲的两声,陈楚知道完了,自己要she了,也是他太喜欢朱娜了,所以才这么没用了,朱娜紧闭的眸子动了动,知道完了,陈楚she进去了。

  陈楚抱着她的细腰停了一会儿,下面只she出去两声,这么一挺,他马上转移自己的视线,把眼睛看向别处,这么一来,下面慢慢有些软,陈楚再运动屁股,**两下又有些硬了。

  不禁抱起朱娜两条大腿,看着两人**的交合在一起的部位,还有朱娜稀疏的茸毛,啪啪啪拍击了二十几下,朱娜眉头皱着,小声的发出呻吟声,刚才陈楚she出去两声,她下面的洞里面被烫的挺舒服的,陈楚这再一动。

  她感觉不像是被糙二十几下那么疼痛了,有种挺舒服的感觉,两手不禁下意识的搂住了陈楚的脖子,轻声说:“你轻点……”

  陈楚不相信的呼出口气,想不懂朱娜还有这么柔情,这么轻声的一面,他激动的抱起朱娜,朱娜小声的叮咛一声,两条大腿被抱起来,而她细细的胳膊也搂住陈楚的脖子。

  两人下面生育的地方就那么插在一起,陈楚站起身,朱娜就挂在他身上,两手搂住他的脖颈,下面的大腿自然的盘住他的腰。

  陈楚激动的,声音都有些发颤的说道:“朱娜……我,我真喜欢你……”他说着两手托住朱娜柔软的屁股,下面一动一动的往朱娜下面**,朱娜开始是被动的被糙,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。

  随即慢慢的开始迎合,像是荡秋千似的两手挂着陈楚的脖子来回的荡着。

  她下面的殷洪的处女血与她的水慢慢的流淌下去,陈楚下面运动着,嘴啃着朱娜白净的大脖子,而她只轻声喊道:“别的,痒痒……”随后头便往后躺下去,陈楚重新把她放在地上,两手抓住她的奶,下面开始疯狂的**起来,朱娜忙**成了一片。

  像是起起伏伏中终于到了属于她的高朝部分,像是要尿了似的下面噗噗噗的she了出去,陈楚也感受到了她下面喷出的热热的暖流,啪啪啪的猛抽送了四十多下,拍击着朱娜的大屁股啪啪的响,最后终于呲呲呲呲像是子弹似的打进朱娜的身体里。

  “啊……”两人光溜溜的身体缠绕在一起,陈楚找到朱娜的嘴,狠狠的亲吻上去,这次朱娜也不再抵抗,回应着,两人热热的亲吻着,过了许久,陈楚插在朱娜身体里的棍子又慢慢的硬了起来。

  开始一下下又糙起来,他让朱娜翻过身,然后下面从她后面扑哧一声插了进去,抱着朱娜白嫩的屁股,朱娜甩着满头的短发和下面的奶,她现在脑子里全是糙,没有别的了,什么家庭,社会,什么学校,什么亲人,朋友,吃喝拉撒都没了,就剩下了人体的活塞运动的本能。

  夜晚凉风习习,陈楚抱着她白嫩的屁股,手掌在她的臀瓣上啪啪啪的拍击着,朱娜亦是嗯嗯啊啊的呻吟娇喘。

  过了半个多小时时间,陈楚说道:“朱娜,宝贝,我she了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she,使点劲……”朱娜有些迷糊的说完,身子侧歪下去,陈楚用力抵住她的洞口,感觉下面突突突的全都she了进去。

  清凉凉的月色里,陈楚啊啊的低声呻吟,两手摸着她白嫩的屁股跟美丽后背的弧线,插了一阵,随后慢慢的拔出棍子,朱娜被糙的时候是撅着屁股跪在那的,被糙完了,两瓣红润的屁股往下一落,她无力的侧身躺在地上。

  她下面的肉缝慢慢合起,片刻,从她合起的肉缝里一股的液体慢慢的像是ru白色的岩浆一样缓缓流出,从她粉红的洞口慢慢流经她雪白的臀瓣,像是眼泪……唔,更像是流出的鼻涕。

  不过陈楚却是满足的享受的不得了,伸手摸了摸她的屁股,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似的,自己真的,真的糙了朱娜么?

  摸索了一阵,朱娜支撑着胳膊坐起身,陈楚忙从衣服里掏出手纸给她擦拭。

  朱娜缓缓抬头看了看陈楚,陈楚眼神里反而有点慌乱的说:“对,对不起……”

  朱娜反而有些平静,擦了几个纸团,感觉自己屁股后面干净了,一脸平静的说:“对不起就完了,你得负责!”

  “唔?”

  “你唔个屁啊?陈楚,男的就应该有担当,你对我这样,你就应该让我过的好,我不管你去偷去抢,反正我不想和你过苦日子,你得达到我的要求才行,我的要求也很简单,你在市里买楼,大一点的平,不然,不然你都动我了,你说咋整?”

  “哦,你,你放心,我一定能办得到。”

  “就你家那样我能放心的了么?我都听人说了,柳副村长去你家,你家房檐子都掉下来了,柳副村长进屋的时候差点摔了一个跟头,你让我怎么放心?”

  晕,真是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  “陈楚,你要是再不上进,就算我第一次给你了,你把我破身了,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呢,女孩儿图啥啊,还不是图意嫁给个好男人,能赚钱养老婆的男人?你说我说的过分么?”

  陈楚摇摇头:“不过分,不过分。”

  陈楚心里有些别扭,原本以为朱娜是个圣女,但是……唉,其实圣女也是要吃饭穿衣的,朱娜也没有逃脱俗人的圈子。

  或者朱娜本身就是个俗人,是自己把她给想的太高尚了?她不理自己,瞧不起自己,根本目的还是瞧不起他家太穷……

  其实大家都是俗人,朱娜也没有那么清高,如果自己早把一百万甩在她脸上,可能也会脱裤子,问题是咱没一百万,有一百万也舍不得甩啊……

【完】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