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的美艳校长妈妈】(89)【作者:biohazrd(心慯遗憾)】   乱伦小说 
字数:9391
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第八十九章惊心动魄第二弹

  未等我有所呼应,温阿姨便落到了我的身上,轻悠悠地把自己的白色时尚包臀裙给拉了上去,你猜我看见了什么?

  温阿姨的裙底竟是真空的,两条如同蝉翼般轻薄的蕾丝轻纱从那蜜源肥丘旁边穿过,把温阿姨那块本就肥美无比的汁濡肥屄勒得更加凸出,形如一块浇了精心烹饪过的酱汁的大鲍鱼,此刻从底处渗出的淡淡晶莹,在光线的反射下,紫黑色的丘陵以及垂落下的两块牡蛎肉,和闪烁着晶莹水光剔透发亮,我差点就没一个把持不住冲上去咬住舔上一口。水晶般的玻璃丝袜沿着脚把整片大白腚都给包裹住,虽然我心里对黑色丝袜更加偏爱,但是架不住温阿姨的好身材,这美腿加上透明的水晶玻璃丝袜,我只能说,我的鸡巴快痛死了。

  即便已经被温阿姨脱了裤子,把我的本钱雄厚的巨物释放了出来,可是仍然无比的胀痛,可想而之我的肉棒究竟膨胀到何等地步。略然温阿姨扫了一眼身下,我高高撅起的大家伙,眼里掠过一道别样的意味,微微一笑,「好家伙,比以前又大了一些,就算是在发育期也没有这么夸张吧?」

  作为一名医生,自然对人体较为了解,而温婉婷更是作为妇科医生的权威,尽管更偏向于女性方面,可是妇科病这种东西,很多都是跟性有关,亦然对于青少年的生理发育,她也是有所研究的。只是她身下这根着实有些可怕了一点,照这样发展下去,怕是连黑人都比不过这小冤家吧,简直都已经超出了黄种人的范畴太多太多了。

  「再这样下去,以后啊,恐怕连阿姨都不敢跟你做了」

  「额,网上不是都说,男人这里越大越好吗?越大女人越喜欢」

  「是越大越好没错,可是也是有个度啊,也幸亏阿姨以前有过那么一段黑暗经历,生小沛的时候选择的顺产而不是刨腹产,小屄算得上被拓宽了不少,不然我都不敢给你肏了。更别说那些年轻女孩」

  「我才不怕,只要我经常和温阿姨你做爱,小屄自然而然地会适应,就算我以后还会发育变得更大,温阿姨你的小屄也会随着一同变化,总之温阿姨你是逃不了的了,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老婆」

  我哈哈一笑,扶着温阿姨的屁股,骤然手掌一握,捏住那柔软的大屁股,受力往下直落到我高高挺立的阴茎上。瞬即引得温阿姨一阵惊呼。

  「哦——」

  「哦哦——」

  「呼……」,我感受着我的阳物突入到一处炙热的径道,亦是呼出一道热气。紧接着湿濡和暖热热的摩擦,霎时间把我的鸡巴包裹住,直到顶到最深处的顶部。
  「你这小坏蛋」,待得安稳下来,异物忽然刺入的胀然逐渐消除,小屄慢慢适应了有根巨物顶着后,温阿姨就忍不住娇嗔。「又是一点征兆都没有就插进来,你好歹也给阿姨一些心理准备嘛」。

  「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做爱了,要什么心理准备啊」

  「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是你也要知道你的东西有多大呀,真是的」,温阿姨嗔怪地白了我一眼,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,反正这眼前的小冤家就喜欢做这种事情,说也没有用下次照样还是不会改的,便是就随他去了。谁叫她爱上了这么个小混蛋呢。

  我悻悻然一笑,并没有把温阿姨的话放在心上,反正这样的事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,温阿姨顶多也就嘴上说说我,而且我总觉得并没有温阿姨嘴上说的那么抗拒,或许这就是妈妈和温阿姨的区别吧,要是妈妈不把骂死才怪。难怪世上那么多男人都喜欢情人,不管家里的老婆再漂亮再好,也比不过情人。

  旋即我抓住了温阿姨的臀肉,开始把温阿姨抬起来再轻放下去,看着温阿姨阴部被情趣内衣勒出来的厚丘,然即我的鸡巴刺在其中,目睹着那块肥厚肉屄被我的大肉棒上上下下地进出,每一次温阿姨被我抬起屁股,我阴茎上就像是抹上了一层透明的水液,越来越多,我就忍不住抽插得越来越快,很快……

  温阿姨就先承受不住了,「等……等等………等下………呼喔………呼呼……」

  「呼呼……呼呵………你这小冤家……」,温阿姨带着急促的呼吸,喊停了我,并趁着这个机会平缓了下自己的呼吸,「肏这么快干什么……呼呵……慢点来……差点一下子就被你弄高潮了……」

  「额,温阿姨,不会吧,你可是熟妇啊,不是说熟妇很难高潮吗?」,我在底下,啼笑皆非着。

  却是被温阿姨一记白眼驳了回来,「明知故问,还不是因为你这小冤家」。
  「额,关我什么事」

  「还说不关你的事,自从跟你在一起,我的身体就一天比一天敏感,动不动就被你挑弄出水来,搞得我以前的经历都白过了」

  「呀,这也能怪到我的身上啊」,我故作无辜道。

  「不怪你怪谁?」,温阿姨身形慢慢沉到我的身上,调整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,悠悠地将鸡巴扶住,整个人就像是趴在了我的身上。「好了,不要肏那么快了啊,慢点来,又不是赶时间,我想要慢慢感受一下我男人的大鸡巴——」
  温阿姨芊芊玉手一点我的胸膛,那对巨乳就落在我的胸口之上一点点的位置,两颗樱桃般的凹凸小乳头已经触碰到了我,和我的肌肤相摩擦,曼妙的触感使得我浑然一颤。「额,温阿姨,你这是在折磨我啊」。

  其实我话是这么说,但心里也是挺爽的,虽然没有快速肏插来得快感,但是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温馨,我仍然是很喜欢。尤其是温阿姨还穿着衣服,让我有种别样的情趣。为了满足我的心中的恶趣味,我还主动把温阿姨的蕾丝打底衫拉了下去,就隔着衣服揉搓着里面的大奶。

  光是这样我依然没有满足,我的双手往温阿姨的背后一解,温阿姨的胸罩便是脱落到我的手上,我顺手一拉,便把胸罩从蕾丝打底衫里面抽了出来。从这里就可以看出,我越发地往花丛老手进发了,想当初解个胸罩都弄半天,最后还是温阿姨出手帮忙,才把胸罩给解下。

  见到如此轻手熟练地解开她的胸罩,温婉婷亦是想起了以前的事,不禁一阵莞尔,「没想到你现在解阿姨的胸罩解得那么熟练了,还记得刚开始就像个愣头青一样,解个胸罩的扣子都要弄半天,最后还是要阿姨来才解开,想想也不是很久以前的事,怎么给我的感觉好像过了很久了呢?」

  「对耶,你这么说起来,貌似我跟温阿姨你第一次做爱也不过是才几个月前的事,怎么总觉得我们在一起很久了呢」

  温阿姨轻笑了一下,臀部的动作没有减缓,不缓不慢地抽动着,悠悠地感受着来自那根巨根的炽热,和硕大胀然。然即微微把脚往后一盘,手中抓住旁边的被子,往我们身上一拉,把我和温阿姨都罩在了其中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盖上被子之后,总有种特殊的感觉,我紧紧搂着温阿姨,在被子把我和温阿姨盖上以后,心里变得很奇怪。有一种夫妻般的感觉,盖上被子在被窝里做爱。我爱抚着温阿姨的丰腴美体,心里莫名一动,突然把温阿姨翻了过去压在了身下,变成了我趴在温阿姨的身上,我贪婪,眷恋地嗅着温阿姨成熟的馨香,像个孩子般落到了温阿姨的胸前,一手抓住一只巨乳,而我则是把脸蹭到了那三十八F的「波澜壮阔」里面,这迷人的乳味柔软的绵肉,再加上温阿姨风韵婀娜的熟妇纤体带来的强烈触感,这让我一辈子就这样死去我都愿意了。
  「真是个小孩子」

  看到我如痴如醉地嗅着她的体香,与及宛如一个未长大的孩子般蹭着她的胸部,温婉婷不由得噱笑,然即把手搭在我的后脑勺上,轻轻一抚,「说起来,这是我们第二次在你的房间里做这样见不得人的事了吧」。

  「呀,嗯,有有有,好像是,我想起来了」,听见温阿姨提起,一段说久远又不算是久远的记忆顿时浮现。「那时候差点没吓死」。

  「你还说呢,那是我第一次躲在别人的衣柜里,感觉好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,枉我堂堂一个集团的董事长,居然憋屈地藏在衣柜里心惊胆战的」,说着便看到我没心没肺的笑着,顿时一阵白眼,「都是因为你这没良心的,害我这么做出这样羞窘的事」。

  「幸好后面瞒过去了,不然你要以前阿姨要怎么做人啊」

  「如果瞒不过去就瞒不过去咯,大不了当时跟爸爸说温阿姨你是我的老婆」,我惬意笑道。「不过倒是说起来,那次貌似也是我和温阿姨你相爱的开始,现在想想这个房间,原来是我们定情的地方呐」。

  「嗯……」,或许是想到当初,星许甜蜜涌上了心头,温婉婷掠过了一道意韵。「算是被你这小冤家被骗到了,以前小时候懵懵懂懂挺可爱的,现在呢,简直不知道有多坏,连自己好朋友的妈妈都不放过」。

  「没办法,温阿姨你这么迷人漂亮,任谁都会把持不住对你动歪念的嘛,何况温阿姨你的身材,你看看,这奶子」,说着,匍匐在温阿姨身上的我,两手各捏住一只乳房,柔软的乳肉落在我的手里,被我肆意的拿捏。甚至还故意在温阿姨的面前,展现我的得意,「又大又软,还有你这大屁股,我正值发育期,经常见到温阿姨你这样的丰乳肥臀的美熟妇,你要我如何能把你当成一个普通的长辈?」
  「说这么多借口,说到底还不是你这小坏蛋色心作祟,现在倒把错都推倒阿姨身上来了,成了阿姨诱惑你来着」

  「不是吗?温阿姨你这不叫诱惑我吗?」,隔着蕾丝打底衫,我故意挤出了凸起的小点,对着温阿姨示意,证明我的论述没有错。

  却是引来了温阿姨娇嗔地瞥了我一眼,没好气眨了眨眼睛。随后温阿姨忽然正了正脸色,「不过我倒是很庆幸把你给诱惑了,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了你,虽然是个冤家,可是阿姨却觉得很幸福现在」。

  「我也是,温阿姨——」

  我和温阿姨对视了一眼,彼此眼里的爱意不言而喻,形如此刻我和温阿姨的生殖器还连在一起,就像是我们的爱意在互相传递一般。

  「小枫,可以快一点了,阿姨要高潮了」

  随着时间的漂移,尽管我和温阿姨都没有刻意地加快抽插的速度,维持在了一个极缓的状态,慢慢感受着彼此的温度,和交融的爱意。但是心意的相合,使得我们的美妙触感丝毫不输于猛烈的性爱,就如此刻我和温阿姨都感受到彼此快要到达了一个顶点。「嗯……我也快要射了……温阿姨,你的小屄好烫啊……」
  「喔噢……你的大鸡巴也是……不行了……我要到临界点了……小枫再快点……把阿姨送上……送上高潮……」,越发地说着,温阿姨的声音多了几分颤巍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身上的红潮一下子涌了上来,「噢噢噢……啊喔唔……高……高潮了……」

  顿时随着温阿姨的这一声惊呼,屄关就像是崩溃了堤坝,我沉陷其中的肉棒便是第一个受到了淫液的冲刷,无尽的汁濡从阴道的肉屄渗出,滋润着我的阴茎茎身,我的龟头首当其冲,来自温阿姨子宫深处井喷而出的淫水,尽数灌注到我的龟头马眼的位置,突如其来的刺激使得我一下子没忍住,精门大开,处于温阿姨小屄内的鸡巴不由得一阵痉挛,龟头猛然地颤抖了几下,瞬间马眼炸出了一道白色的乳浆,直直朝着温阿姨的子宫而去。

  正好温阿姨第二波释放的淫水,与我的精液撞到了一块,我身在其外,我也不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只是知道我此刻就宛如松开了开关的水龙头,根本止不住里面暴涌的自来水,一股脑地射精,整片大脑一片空白,储存在精囊中的精液控制不住地源源不绝往马眼涌上去,统统倾泄到最里面最里面的……
  经过了许久,我才慢慢从射精的疲软中恢复,无论多少次,那种射精的感觉一股脑全部射出去的感觉还是这么舒畅,即便过后总会有一阵虚脱的疲软,不过不影响我仍然感觉到暖洋洋的舒服。

  我看向一旁的温阿姨,只见温阿姨并没有因为高潮而晕厥过去,早早的从高潮中走了出来,坐在床上悠然地看着我,一边抽取我床边的纸巾置到屁股下面,以防精液甚至淫水流到床上弄脏床单,不过却没有主动去擦拭阴部上粘着的白色液体。

  「温阿姨……」

  温阿姨温柔地笑着,我也轻轻一笑迎了过去,吻住了那片殷红的朱唇,舌头碰在了一起,相互搅动着,「嗯哼……」

  「嗯哦……」

  「温阿姨,帮我清理一下吧」,经久,我松开了温阿姨的柔唇,带着些许命令的口吻道。

  亦然温阿姨一点都没有产生异状,反而对于我这样不客气的语气感到淡淡的欣喜,似是很喜欢我这样理所应当的举动。像是丈夫和妻子般,所谓的相敬如宾是说在有外人面前,若连在房间床上只有夫妻两人的时候,都跟宾客一样尊敬的话,那还算个毛子夫妻。

  「冤家……」,温阿姨娇笑了几声,便主动俯下身子,落到了我那根挺立的肉棒前面。

  然而我没有因为温阿姨听话的动作感到满意,我一巴掌拍在温阿姨的翘臀上,拍得那白嫩嫩的臀肉滚滚发颤,「床上要叫我老公」。

  一边说着,我一边板起个脸,故作肃正言辞道。见到我假正经的模样,温阿姨的笑意更甚,旋即故意在我的面前摇了摇屁股,认真地冲我叫道。「老公」
  不过从温阿姨嘴角的笑谑,看得出来她是在调侃我,「这就帮我的老公清理大鸡巴」

  「这可是要用来传宗接代的呢,要好好爱护才行」,便即温阿姨握住了我的阴茎,嘴巴一张,把我的肉棒给含了进去,将我的龟头含了好一会儿,才转而松开,然后才是把舌头伸出来,舔着我的阳具上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,一点都不忌讳地统统吃进了嘴里吞了下去。

  「哦……呵……」,感受肉棒上传来的触感,我不由得微张开嘴,发出梦呓的声音。

  「呜噗……呜噗……呜噗噗……」

  「呜噗……呜噗噗……呜呜呜噗噗……」

  温阿姨真的是非常仔细地为我清理着鸡巴上的黏液,甚至连一些我平时洗澡不太注意清洗的包皮垢,温阿姨都一样为我舔得一干二净,甚至不去顾忌脏不脏,统统吞进了喉咙里。看着温阿姨吞吐着我鸡巴的样子,我不由得升起一阵自豪感,我竟然把自己好朋友的妈妈带回了家,还在我的房间让她给我口交,不知道徐胖子知道她妈妈此时的境况,会不会一口血吐出来呢?

  温阿姨不仅仅是在帮我舔弄着阴茎,甚者她还一边用富含春水的眼睛瞟着我,一边含着我的肉棒。光是望着温阿姨这幅风情骚浪的表情,我就不自觉地鸡冻起来,可以用肉眼看得见的,我的在经过一次射精后略有些疲软的阳物,忽然又再次雄起。

  突然间膨胀了起来,把正在被我口交中的温阿姨,感到了一些异样,未等她去察觉。我便将温阿姨拉了起来,再次把她压倒在了身下。形如温阿姨习惯性的下意识抬起的双腿,被我一把抓住,水晶透明的玻璃丝袜纤滑的手感,使得我为之一窒,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减缓,抓住温阿姨的丝袜臀腿,同一时间我扶住我的鸡巴顶到了温阿姨的小屄口。

  当即腰间一挺,便是再次进入到了温阿姨腔屄里,这是我今天的二进宫了,里面早已经湿滑泥泞一片,我根本没有费什么劲就插了进去。整个过程行云流水,温阿姨甚至都没反应过来,不过她倒没有很难接受,仅是微微一蹙,对着我翻了翻白眼,但双腿马上就夹到了我的腰上。

  「不要太猛烈,前几天被你开的后面还没有好呢」

  我淡然一笑,表示我明白了。旋即压住温阿姨的丰腴美体,开始了挺动动作,不过幅度却没有陷入疯狂,但也要比刚刚快多了。我闭着眼睛,时而感受着肏屄的快感,时而抓住温阿姨的胸部尽情的揉搓。

  「嗯……嗯嗯……嗯嗯哼……嗯哼哼啊……」

  「哦嗯……噢噢嗯哼……呜呜嗯……哦哦哦哼嗯……」

  亦然在我肏弄下,温阿姨也开始了她美妙的淫靡歌声。我隔着温阿姨的蕾丝打底衫,悠然地揉着里面的柔软的乳肉,露出淫隈的笑容。「有个身材好奶子大的老婆就是爽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」。

  「嗯……阿姨是你的……你想怎么玩都可以……」

  虽然隔着一层蕾丝衣面,甚至于温阿姨还是躺着,可是那对饱满的巨乳仍然撑起一道圆弧,尽管没有妈妈的那么坚挺硕大,不过温阿姨的乳房更偏向于软柔。尤其是胸前的两粒凸起的小点,在蕾丝打底衫上尤为突出,隐隐约约的比之脱开了开看更加的诱惑。懔然我手指夹住挑弄了一会儿,浑然张开了嘴,就这么俯身地含住温阿姨胸前其中一颗乳头,隔着蕾丝浅薄的衣料,即便没有能直接含住,但是却有种别样的滋味和刺激流淌在心头。

  然而我没有停留很久,在腰间肏插了几十下以后,瞬即把鸡巴抽了出来,旋即双手翻动,把温阿姨整个翻了过来,就这么让温阿姨趴着,而我掰开了温阿姨的臀沟,扶着阴茎继续插了进去。

  我的身形也趴在了温阿姨的背上,不过这样我反而更好施力,不过我却不敢太过于快速,因为这样的姿势很容易触动到温阿姨后庭的伤口,我能清楚地看到温阿姨的屁眼外围才刚刚结痂,若是再把伤口弄裂就糟了。

  我尽量地使自己的动作很慢,可能是我这样温阿姨不是很舒服的缘故,可能是我还是触动到了屁眼的伤口,温阿姨倒吸了一口凉气后,示意我停了下来,其实不用温阿姨说,我就已经停止了动作,略有些歉意地靠在温阿姨的肩头。
  温阿姨温柔地笑了笑,表示她没有怪责我,不过我们还是换了一个姿势。温阿姨和我同时钻进了被窝里,我和温阿姨面对面地躺着,温阿姨先一步抬起了她的一条大腿,落到了我的腰间以下,我当即明白了温阿姨的意思。单手一张抓住了温阿姨的一瓣臀肉,使得温阿姨的身形和我零距离的碰在一起,我的鸡巴往上一顶,便即插进到了那条羊肠小径。湿濡的径道再次为我而开,那一刻我仿佛被一团温暖的密封塞子包裹住。

  当我顶到了温阿姨最深处后,头微微一抬,和温阿姨的视线碰到了一起。两人相视无言,根本不用去说什么,眼神里的爱意就足以说明一切。随后温阿姨便闭起了眼睛,和我吻在了一起,忘情地倾吻。然而我们交合的位置也一刻没有停下,同样互相一出一入的摩擦着。

  我们忘情地相吻,尽情地共享着彼此的体温,享受着各自生殖器的摩擦碰撞,闭着眼睛默默地感受着,双手不自觉地爱抚着对方的身体,拥抱到了一起。
  这时客厅外的玄关,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开门声,很快门便被打开,只见一身穿黑色小西装的干练女性走了进来,找年纪明明不是很大,顶多三十来岁,却是顶着一副沉重的黑框眼镜降低了评分,显得比较老成。不过其白皙稚嫩的皮肤,与及那乌黑亮丽的秀发下,呼之欲出的美艳娇颜,成熟得体之余又多了丝丝肃谨。

  胸前那几乎要把小西装撑破的颤巍,即便是包裹得十分严实了,仍然难以遮掩住其里面隐藏的硕大。只见其走路间较为着急没有注意下,微微一颤一颤的,可想而之里面究竟是何等的风情。加上黑色包臀裙下,修长高挑的黑丝长腿,无一不在证实着来人的身份。而且能够有这个家钥匙的人,且是女人的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,我的妈妈,陈淑娴。

  此时妈妈陈淑娴的神色匆匆,好像漏了什么东西在家,急急忙忙地跑进书房,翻找着桌面上的众多文件,还有在地上的一些文案。翻找了好一会儿,至终找了出来,拿起文案夹正准备回学校的时候,刚出书房就听到了一些异样的声音。
  适才太过匆忙没有注意听清楚,此刻终于传进了耳朵里,只是这声音……
  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,前几天还因为这样的声音,她做出了她这辈子第一次让她几乎无地自容的事情。亦然现在怎么会在她的家里响起,而且还是从……

  从儿子小枫的房间里传出来的……

  确定了声源的源头后,陈淑娴眼睛顿时瞪得圆大。她朝着儿子的房间望去,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,并且挥之不去。但是她却十分的害怕这个念头是真的……
  陈淑娴踏着忐忑的脚步,才刚安上去的高跟鞋跌落到了地上,她没有去看顾,满心的注意力都被儿子的房间给吸引了,她不是没有想过要是儿子以后有了女朋友,带别的女人回到了家里,她该如何对待。可是当真正发生了她才知道,她是如此无法释怀的。为什么会这样,她明明已经决定了要放手,和儿子小枫回到最初的,只做一对普通的母子,为什么,为什么她的心会如此难受?还有前几天,只是稍微经受一点点刺激,她就忍不住想起儿子,甚至还幻想着儿子和她……用手做出那样的事……

  想到这她就忍不住夹住双腿,脸颊浮现两片红晕,「哼,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,之前说着多爱我多爱我,这才过了多久,就带了别的女人回家,夏鎏枫……」

  陈淑娴怒嗔道。不过她却没有发觉,作为一个从事教育职业的校长,在身为妈妈的立场,遇到这种事情,第一时间不是应该去生气未成年的儿子和女人发生性关系,早恋等等问题,竟是在生气儿子带了别的女人回来家里做爱。陈淑娴没有发现,她这样更像是看见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在狂吃醋。
  「呃哦……噢噢啊……继续捅我……好棒……塞得好满……嗯嗯呃……」
  「呀呃哦……好舒服……肏我……大鸡巴好棒……哦哦哦……啊哦……呃啊啊噢……」

  逐渐地走近,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呻吟声就越发地清晰,当陈淑娴走到了门口,淫靡的声音几乎抑制不住地叫喊出来,连房间的隔音都掩盖不住。骤然间走近到了门口,陈淑娴突兀停下了脚步,脸色顿时不由得变得苍白,因为她发现女人的声音……竟带着那么一丝丝的熟悉……她好像在哪里听过……

  「锵哐」

  于此,忽然陈淑娴手里的文件夹掉落到了地上,霎时间把房间里的我和温阿姨惊动了,差点没把我吓成阳痿,不过也使得我在温阿姨小屄里坚硬如铁的大鸡巴软了一些,这一下下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不过这一次我显然镇定多了,我低下头小声问道:「温阿姨,现在该怎么办?爸爸出车去了不可能这么快回来的,想必应该是妈妈……」

  「就跟上一次一样吧,我先躲起来,你想办法瞒过去」

  「嗯」,我点点头,飞快地反应过来。迅速从温阿姨的身体抽身出来,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裤子,而温阿姨则是拉了拉裙子钻进了我的衣柜里,相比上一次爸爸回来撞见,这一次我和温阿姨都有经验多了,额,这算不算是偷情偷出经验来了?

  我穿好了衣服后,稍微整理了下床铺,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,但我一点都自豪不起来,因为我接下来要应对的妈妈这一关,才是我最难的。我压了压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的呼吸,手搭在了房间门的把手上,表面看上去很平静,只不过「噗通噗通」狂乱的心跳出卖了我。

              死就死吧——

  我没有踌躇地瞬间拉开了门,一出来就与刚好弯身捡起文件夹的妈妈的目光碰到了一起,那一刻我的心跳很快,甚至我都数不清我的心脏一秒钟跳了多少下了,连呼吸都几乎窒息,空气变得十分凝重。我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想法,硬着头皮欠然先开了口,「妈妈?」

  「你不是去学校了吗?怎么回来了?」,我尽量装作很平常的语气,只不过丝丝的颤抖证明着我内心的不安。

  然而妈妈却是板着个脸,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。冷冷道:「你在房间里干什么呢?」

  「没……没什么啊」,我心虚着。

  「是吗?呵呵,我看你是带了什么野女人回来做什么苟且的事情吧?让她出来吧,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」

  「什……什么……野女人……你到底在说什么啊?」,我按捺着心虚继续挣扎,只不过心里却是乱成一团麻,糟了,果然是被妈妈听见了,怎么办怎么办——

  「我说什么,你说我在说什么?好啊,谁给你的胆子,你今年才多少岁,一个连高中都没有上的人,居然敢趁着妈妈不在,带女人回来乱搞,我看你是太久没有被我训了,皮在痒了是吧?」

  「让开!!!」

  说着妈妈一把推开我,冲进了房间里,准备要一探究竟,到时候抓奸在床看我还有什么话说。只是连妈妈她自己都没有发觉,她此刻到底是用什么立场在生气,她完全没有察觉到她适才说的话,完全不像是以一个妈妈的立场该有的语气,反而更像是妻子撞击丈夫在家偷情,生气得失去理智的样子。

  见到妈妈怒火冲冲地冲进我的房间里,我的一颗心差点没提到嗓子眼,全身紧绷到了一块,连菊花都瞬间拴紧。亦然妈妈冲到了房间,没有看见任何人,不由得愣在了原地,嘴里呢喃着:「怎么会没有呢……」

  「你看吧,哪有什么女人,妈妈你想多了吧」

  我忽然间灵光一闪,「妈妈你大概因为听见刚才我房间里传出的声音吧?」
  「嗯?」,陈淑娴转过头来,她明明听得很清楚,刚刚儿子小枫的房间里确实是做爱交欢的声音,可是没有看见人,这不由得让她很奇怪,这房间就这么大,一眼就能扫完。不过她依然很怀疑,听到我这么说,她倒想听听我是怎么解释的。
  我走到了一边,拿起了我的书包,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一块板状的东西,你们猜得没错,正是徐胖子借给我的IPad,顿时点开了里面下载的AV视频,故作羞态的置到妈妈的面前,事实上我也无比羞赧的。

  「呐,其实……刚刚是我趁着妈妈你不在家,在房间里偷偷看A片啦……」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评论加载中..